您的位置 : 首頁 > 書庫 > 《落塵飛雪》落塵 女王受 落塵飛雪弱受

更新時間:2020-01-08 00:55:21

《落塵飛雪》落塵 女王受 落塵飛雪弱受 連載中

《落塵飛雪》

來源:作者:伊兮月上分類:古代言情主角:凌羽煊,玄靈

這次給書友們帶來伊兮月上原創的古代言情小說《落塵飛雪》精彩的結局章節內容的閱讀,凌羽煊,玄靈兩位主角最終會發生怎樣的故事呢,讓我們一起拭目以待吧! “其實我是好奇啦,聽人說練過《飛雪心經》的人以及那人的后代,身上都會帶有淡淡的梨花香。從你‘故意’掉到我懷里那刻,我就聞見了。”...展開

《落塵飛雪》免費試讀

“其實我是好奇啦,聽人說練過《飛雪心經》的人以及那人的后代,身上都會帶有淡淡的梨花香。從你‘故意’掉到我懷里那刻,我就聞見了?!?/p>

“你說話給我小心點!誰故意了!”雪楹眉頭一皺,又說,“你這些話從哪里打探來的?”

“你管呢!憑什么你問我就要答??!”

“不告訴我也沒關系,那話你也只說對了一半!”

“哪一半?”凌羽煊朝雪楹湊了過去。

“憑什么你問我就要答呢!”雪楹嘴唇一抿,歪笑著。

凌羽煊無奈,在水里隨便撥弄了下衣裳,說道,“我說,我們能走了嗎?這溫泉泡久了,對衣服不太好吧!”

雪楹聽他這么說,臉上的表情瞬間萬變,最后好像在說,“難不成這個人是女扮男裝?”

“這么看者我干嘛!我可是如假包換的堂堂貴公子!”凌羽煊連忙為自己的名譽開脫,但是好像不太管用,心里說著:“還不是想快點離開這才找了這么個爛理由!”

“這……小妹真是怠慢了!煊兒姐姐請隨我來?!?/p>

“死丫頭!看我不湊扁你!”凌羽煊張牙舞爪朝雪楹那邊游去,豈料,雪楹身子到了水中,格外輕盈,像一尾魚,游得極快,他要追上稍感吃力。

聽見后面的凌羽煊游得上氣不接下氣了,雪楹才緩了下來,等他要追上是,又迅速往前游去,逗著他玩兒。

“姑奶奶喲!不帶這么逗人的!累死我了!歇一會兒行嗎?”凌羽煊幾乎要斷了氣。

“剛剛是誰說的,不趕緊出了溫泉,衣服都要泡爛了!衣服泡爛了,這……雪楹可不想看到煊兒姐姐的好身材呢!”

“死丫頭!你說什么!”凌羽煊一怒,飛身一躍,腳踩在旁邊的石壁上,一下子跳到了雪楹前面,擋住了她。

“喲!煊兒姐姐生氣了。擋著我,誰給你帶路???”

“不用!前后就一口子,真把我當傻子了!老子沒耐心陪你玩了,先走一步,出口見!煩死我了!”

雪楹見他有些認真,也不打趣他了,往出口游去。

兩人一前一后從一個山洞里游了出來,洞外是一口潭,潭邊積雪,但是潭里卻往外冒著熱氣。這是幽淥山莊的后山了,冬季,鳥獸皆沒了蹤影,冷冷清清,只能聞見潭底的水流聲。

從溫暖的水中乍一出來,兩人渾身濕透,踩在雪地上,遂覺寒意侵襲,好在他倆多少有點內力護體。估計是被冷得懶得說話了,兩個人都異常安靜,只想快速從山里出去,到外面找個地方安頓下來。凌羽煊早就在外面闖蕩了,江湖經驗頗豐,自然就走到了雪楹前面,給她帶路。雖然身后這小姑娘脾氣暴躁了點,但卻絲毫不惹人討厭,凌羽煊也覺得自己這么想,是有點奇怪。

走了一段路,實在無聊透了,凌羽煊打破了沉默,說到,“有個問題,忘姑娘給個明確的解釋,不然,出去了,你這么跟著我,會落人閑話,有損姑娘清譽?!?/p>

“你問?!?/p>

“你既然知道那個機關,為什么不早點走?而是碰到我了以后,讓我帶你走?”

“估計那人的功力也止于斯,現在跟你說話應該也無礙?!毖╅阂荒樥?。

“什么呀?”凌羽煊沒搞明白。

“哦,沒事!是這樣,我娘臨終前要我等一個人,等那人出現了我才能離開山莊,然后我等了三年,那人來了,所以我就離開了。我不說,你也該知道那人是誰了吧?”

“哦,哈哈!原來我這么重要啊。還沒出現,你娘就把你許配給我了呢!”

“你別瞎扯淡!”

“那你娘怎么算準我一定會來呢?我要是不來,那你豈不是孤獨終老了???”

“其實我還沒說全,娘她還說,要是在她死了五年以后,要是還沒有等到那個人,我過完十七歲生辰,就可以出去了。因為到了那時,我的武功在江湖上就足夠保護自己了?!?/p>

“你娘怎么跟個神仙一樣,她有沒有說要你到江湖上干嘛?”

“她在我心里,就是個神仙,她沒有死,她只是歸仙了?!毖╅阂惶岬侥镉H,不免又感傷了,“她要我找兩個人和一個東西?!?/p>

“何人?何物?”

“我爹,我哥哥,還有《飛雪心經》?!?/p>

“你爹?你爹不是在幽淥山莊里呆著么!你還有個哥哥?《飛雪心經》不是你們山莊的鎮莊之寶么?”

“是,陸莊主當然是我爹,可我說的那個爹,是我的生父。哥哥是與我同庚同辰出生的,后來被人擄走了;至于《飛雪心經》;哎!其實,幽淥山莊最先的創始人并不是我爹,這個爹指的是陸莊主,而是我娘親幽素,所以,我爹才將莊內一切主要的殿宇樓臺的名字都帶上了‘幽’字或‘素’字。這《飛雪心經》是當年靈蛇寨的玄靈長老所創,它的上半闕不是記載在實物上的,只能通過血液將功力傳輸,功力在合適的人體內會自行調和,如果那人不合適,則會當場喪命。有了上半闕的基礎,才能練下半闕;此功練成,將天下無敵,由于這門武功相當剛烈,江湖上沒幾個人能經受得住,但是人人都想搶奪。玄靈長老逝世之后,為了防止有人利用這么功夫害人,將它劈成了上下兩半。我娘只習得上半闕;另外一半,在你母親那?!?/p>

“什么?怎么會在我娘那里?那她怎么不傳授給我?”

“你耳朵長哪兒去了,練《飛雪心經》,首先得練上闕,才能練闕,亂來的話會死很慘!而且,你也不一定合適。我問你,你爹可是靈蛇寨的人?”

“我爹?我連我娘當年是靈蛇寨的人都不知道,更別說我爹了。他常年在外做買賣,死都是死在外頭?!绷栌痨油蝗挥悬c茫然。

“合適練這個的人,爹娘都必須是靈蛇寨的人?!毖╅鹤肿昼H鏘有力。

“邪功!聽你這么描述就是邪功!給我我還不練呢!哦……那你那什么斷煙索,使出來的就是《飛雪心經》?難怪那么剛猛!”

“算你聰明!不過,我得找到那下半部,練成它才能對付那個大魔頭?!?/p>

“哪個大魔頭???”凌羽煊好奇地問。

“對她,你知道得越少越好!”

“還有個問題?!绷栌痨佑窒氲绞裁戳?。

“問?!毖╅弘y有的耐心。

“這個,這么機密的事情,你怎么會告訴我?”

“看了你足底那個蛇形圖案,聽你說了你娘的名字,我就放心了?!?/p>

看著凌羽煊還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,雪楹接著解釋到,“你在江湖上混,總得聽說世上至毒的毒藥‘素引’吧?”

“當然啦!沒有比那個更毒的了,連蝕薔門的蛇蠱,氿溟谷的‘荏葵’都不能比及的?!?/p>

“你說的那個什么蝕薔門我倒是沒聽過,氿溟谷的那玩意兒毒性據說也是十分強的,”雪楹又說,“我娘叫幽素,你只說娘單名一個‘引’字,其實她姓‘淥’,是我娘親的同門師妹,她二人當年情同親姐妹,素來也不爭名逐利,武功也是一眾弟子中最高的,深得長老喜愛,所以才將這天下至毒命名為‘素引’,而且還在臨死前將《飛雪心經》分別托付給了她們二人?!?/p>

“這玄靈長老還真奇怪,既然這么喜歡她們二位,那如何還將她們的名字跟毒藥聯系在一起?”凌羽煊又不明白了。

“你問題還真多!既然是天下至毒,那就是尋常人不敢碰的,當然就是想借此嚇嚇一些不懷好意的人,想必你對我娘親的容貌有所耳聞吧;看你這模樣,估計你娘親也長得不錯?!?/p>

“那可不是嘛!我長這么大,親眼所見的美人,就這么多?!闭f著,凌羽煊伸出了兩只手指頭,“其中一個就是我娘了!”

另一個嘛,近在眼前,不覺失神,“雪楹姑娘,”凌羽煊看著她,“嗯,??!你叫我什么?你終于知道叫我名字啦。嘖嘖!”雪楹驚嘆。

凌羽煊回過神來說:“看你解釋了這么一大堆,不過,我這還有一個問題?”

“你怎么沒完沒了??!”

“你看,剛想夸你變溫柔了來著,又開始著急了?!?/p>

“快說快說!”

“你這么走了,怎么通知陸莊主?”

“你不用操心,有人會告訴他的?!?/p>

“他會放你走?你不怕他派人來追?”

“呵呵!”雪楹一臉輕松,“不怕不怕,我爹知道的?!?/p>

“怎么說?”

雪楹拿他沒轍,估計不全部給他講明白了,只怕是天黑了都走不出去這座山。

這又要從三年前那晚,她爹爹把她從暢幽閣外抱回幽雪筑說起。

夜涼如水,月影沉沉,陸儆尤將雪楹緊緊抱在懷里,朝幽雪筑走去。即便女兒做出了那么大逆不道的事情,看見她這幅虛弱的樣子,做父親的心里又是一陣心疼。雪楹十二歲了,眉眼越來越像素素,看著她,就不由地像看到了素素,看著看著,陸儆尤眉頭深鎖。

將雪楹輕輕的放到床榻上,替她掖好被子,陸儆尤搬了個木凳,坐到了床邊,陪著雪楹。過了一會兒,見她還沒有蘇醒,他便打算要走,剛起身,袖子被一只小手拉住了,柔弱的聲音傳來;“爹爹,別走,聽我說?!?/p>

《落塵飛雪》精彩評論:

相當久遠的記憶啊,我居然還能從記憶的角落回憶起這《落塵飛雪》的名字。經營著一家道具店,終日與赤字搏斗的少年努力擺脫貧困,娶他好幾個老婆的故事(誤)有著日式輕小說一樣氣氛的文章,披著西幻皮的戀愛喜劇。對女性角色的刻畫還不錯,不算太出彩,但絕對比大多數網文中那薄如紙片的女性刻畫強太多了 主要是我主觀加持,那時候找這么品質的書真是不容易

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
猜你喜歡

  1. 資訊小說
  2. 書庫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吉林快3是真的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