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頁 > 書庫 > 《快穿之入戲美人》快穿之入戲美人免費 Basher 快穿之入戲美人穿越文

更新時間:2020-01-14 00:55:13

《快穿之入戲美人》快穿之入戲美人免費 Basher 快穿之入戲美人穿越文 連載中

《快穿之入戲美人》

來源:閱文集團作者:逢貍分類:現代言情主角:郁卿,顧崇

今天小編帶給各位書友們逢貍原創小說《快穿之入戲美人》,主角是郁卿,顧崇,文筆極佳內容精彩,相信各位鬧書荒的朋友們都會喜歡這上本書的,書中主要講述 月亮躲進了云層里,這偌大的辦公室陷入一片黑暗。 郁卿被壓在那軟皮沙發上,動彈不得。男女在力氣上的差異本來就巨大,但她實在沒想過顧...展開

《快穿之入戲美人》免費試讀

月亮躲進了云層里,這偌大的辦公室陷入一片黑暗。

郁卿被壓在那軟皮沙發上,動彈不得。男女在力氣上的差異本來就巨大,但她實在沒想過顧崇也會對她這樣。

“你干什么?有話我們可以好好說?!彼穆曇魩Я艘唤z顫意,兩只嫩生生的手腕被他很輕易地扣起,怎么都掙脫不開。

她抗拒的樣子與當時在照相館里如出一轍,云渡眸光沉沉,忽然開口:“好啊,我們談談?!?/p>

他的另一只手拿捏住她柔軟的臉頰,低頭吻她。

“你放開……”郁卿完全無法招架,聲音軟軟地破碎開來,她臉上淚痕冰冷,一直在哀求,“求你了,顧崇……你別這么對我?!?/p>

不這么對你,那又該如何表達愛意?

云渡自嘲地笑了笑,在離開她的櫻唇時,輕微地喘息。

顧崇對他的情緒牽扯太大了,而那個少年并不希望他用這種方式傷害郁卿。

云渡坐起來,將哭泣的她摟在懷里。他心里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壓抑與嫉妒,尤其在意識到郁卿對他開始疏遠的時候,那些黑暗的情緒,此刻全部變成了擔憂與害怕。

明明只要稍微裝得像一點,郁卿就不會再懷疑??墒菍儆谠贫傻哪莻€部分卻始終桀驁無比。

顧崇,顧崇,她眼里真就只有一個顧崇嗎?

云渡忽然想起,很多年前在橫店探班活動上,人群里少女望向他的那雙濕漉漉又明亮的眼睛。

她只是一個群演,甚至擠不進場內。天氣已經零下,甚至飄起了雪花,她穿著粗制濫造的戲服,踩在小板凳上,看向他時的表情像個幸??鞓返男∨?。

仿佛冥冥之中的牽引,云渡亦是一眼就看到了她。雖然后來時崢解釋為他只是被她身上那滿盈的靈氣所吸引。

云渡怔然,這也就意味著,他將與那個看上去年紀不大的少女站在你死我活的對立面。

這戲劇雖是幻境,他卻擁有屬于人類的肉身,與現實中那瓷土靈力捏的肉身不能比擬。

他必須取得郁卿的信任與愛,以歡.好的方式重塑神體。除此之外,并無其他更好的辦法。

那個眼睛明亮的少女對他來說,只是一件祭品而已,千萬不能產生任何羈絆和感情。

時崢反反復復地提醒他,可如今云渡只覺得迷惘。

“你知道這五年,我是怎么過來的么?”哪怕幾分鐘就好,云渡想再成為顧崇,似乎這樣才能給驚慌失措的郁卿一點點安全感。

她真得就止住了眼淚,認真地看著他。云渡聲音艱澀,接著道:“這五年間,我每一天都會感到愧疚和悔恨,你對我那么好,可我卻沒有照顧好你?!?/p>

“都過去了?!庇羟漭p聲說。

那對她來說何嘗不是夢魘般的經歷。她后來查看了劇本,上面寫的是意外墜崖,旁的一點都沒透露,當然后來她也質疑過,可是當時的記憶淡淡的,沒有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。

而跌下去之后,她沒有立刻喪失意識,疼痛折磨了她不知道多久,她動彈不得,手腳一寸寸地冰冷下去,那個時候心里的恐怖被前所未有地放大,意識逐漸渙散的時候,她聽見少年近乎嘶啞的呼喊,她想要應答,嗓子卻被自己的血糊住,卻怎么也發不了聲……

瀕臨死亡之時,真得只有滿心的遺憾與不舍。

而后來,當她看著劇本里那個為她咬牙堅持生活熱情的顧崇,她忍不住直掉眼淚。

男人的嗓音變得醇厚低沉了不少,他或許已經成長為真正的男人,成為一個公司的領導者決策人,或喜或怒,他都不會多么明顯的擺在臉上。

可是心里那道灰暗的疤痕,仍舊沒有痊愈。

“我想娶你是真心的,但如果你不愿意接受的話,我可以等,可以重新追求你??赡悴荒芸偸沁@樣,說些奇奇怪怪的,仿佛是要離開我的話?!?/p>

他實在是害怕,瞳仁一時都有些緊縮。

郁卿緊緊回抱住他,她的身體溫軟馨香,云渡有點無所適從。

她還不知自己是被蒙騙了過去,可是聽到顧崇能對她這般坦誠,她真得很高興。

心和身體,在這一夜沒有任何保留地交付了出去,她很是主動,明明很害怕,卻還在安慰著他。

“太晚了,別鬧?!痹贫梢婚_始在拒絕,他知道這些意味著什么。

可是她捧過他的面容,笨拙地親吻他。而有些騷動,其實不需要什么技巧,就能輕易地撩起。

“你別后悔?!倍腥朔路鹩肿兂闪水敵跄莻€少年,目光黑黢黢地盯著她的眼睛,聲音啞然地一遍遍確認。

不后悔是假的。

郁卿第二天幾乎起不來,眼皮沉重極了,身上也使不上勁。

他們在市中心的公寓里,云渡還特地請了假。他無比饜足,昨夜里仿佛有使不完的氣力,而郁卿被折騰了大半宿,日上三竿了卻還在睡。

云渡看著她,好幾次不自覺地微笑,剛準備起身給她熬點補粥時,他聽見郁卿微微粗重的呼吸。

“幼幼?”他慌了神,輕輕地喚她,可是郁卿看起來極為虛弱,面頰紅紅的,眼睛微微睜開,里面溢出水光。

她輕輕呢喃:“好難受……”

云渡伸手探了探她額頭,燙到驚人。

他聯系了私人醫生盡快上門,給她檢查身體。

云渡知道原因,他只是心存著僥幸。私人醫生檢查了半天,頗有些無奈地嗔怪道:“顧先生,許小姐沒什么大事,應該只是太過勞累了,吃點普通的退燒藥就好。只是還望日后,你們能在這方面稍微節制一些?!?/p>

醫生說這個不是沒有原因的,云渡電話打得太急,醫生過來時,垃圾桶里的好些玩意兒都沒處理掉。

郁卿有些難受,但她已經醒來了,在聽完醫囑之后,更是被臊得滿臉通紅,羞答答躲進被子里。

送走了醫生之后,云渡去臥室,再度抱住她:“幼幼,想吃些什么?”

“蝦仁青菜粥?!彼肓讼?,糯糯地回答完,漸漸又是體力不支,沉沉睡了過去。

與此相應的,云渡能夠感受到,他的靈力加強了很多,灌流全身,溫養經脈,整個身體仿佛重獲新生。

“好,蝦仁青菜粥?!彼H了親她滾燙的額頭,目光柔軟哀戚。

……

天氣很冷,身上滾燙,郁卿很想吃上一口熱乎的東西。

她一旦生病,就格外地愛撒嬌,迷迷瞪瞪的,她不停軟聲絮叨:“顧崇,你好慢啊,我想喝粥……”

“顧崇?臥槽,真燒糊涂了?!膘o姐從她懷里抽出體溫計,對著燈光看了看,38.7,算是高燒了,靜姐給她掛了個急診,難得的推掉了所有的工作,陪這生病的香餑餑一天。

郁卿醒來的時候,入目是慘白的病房,以及在一旁吸溜螺螄粉的她的經紀人靜姐。

她皺了皺鼻子,腦子里空了一瞬,剛想脫口而出“顧崇呢”,卻又覺得恍惚。

入戲也太深了吧她,明明都殺青了,怎么腦子里還是顧崇顧崇的啊。

“咳咳……”她有點受不了那螺螄粉又臭又辛辣的味道,燒已經快褪下去了,可她餓了很久,腸胃空泛,沒什么力氣。

靜姐在看手機視頻,目不轉睛道:“發燒好點了嗎?好端端的,到底怎么回事啊?!?/p>

郁卿也不知道,她揉了揉額頭,覺得昏昏沉沉的。

她好像忘掉了什么重要的事情,可是卻怎么也想不起來,靜姐將外賣扔進垃圾桶,終于把心思分到了一點在她的身上:“你想吃什么,我現在讓小吳去買?!?/p>

“小吳是誰?”郁卿有點懵。

靜姐“嘖”了一聲:“你怕不是燒傻了,我前兩天給你新配的助手啊,你們還打過招呼的?!?/p>

郁卿沒什么印象,目光很茫然:“是嗎?”

靜姐直翻白眼。

吳瀚是個長相清秀的男孩子,不一會兒就把郁卿點名要吃的青菜蝦仁粥給買來了。

郁卿因為剛打過點滴,嘴里沒什么味道,再加上這粥味道實在有些寡淡,她沒吃飽,但是放了勺子。

“3066病房,有人探視?!弊o士在門口喊了一聲。

靜姐過去開門,嘴里還在嘟囔著:“都這么晚了,誰會過來啊?!?/p>

門口站著兩個男人,身后還跟著助理,靜姐愣神了一會,但是她身為經紀人,該有的應變能力還是有的。

“哎喲,原來是廖導和云先生,你們是來看望郁卿的嗎?”

男人踏進來的時候,單人病房里小小的沉寂了一會,郁卿靠坐在床上,助理吳瀚拿著手機擠在郁卿面前,用手指翻閱外賣上的吃食,兩個人挨得很近,郁卿一門心思都在吃的上面。

“咳?!敝钡届o姐低聲咳嗽了一下,郁卿才恍然抬頭。

云渡穿著一身駝色的風衣,肩頭飄著幾點雪花,他摘下了口罩,一雙黑眸靜靜凝視了她一會兒。

郁卿這才看到,他手里似乎還提著什么東西,打開一看居然是透明的便當盒,盛了滿滿當當的一盒青菜蝦仁粥。

“家里保姆做的,順手帶了一點過來?!彼忉尩?,“你是病人,這段時間得忌忌口?!?/p>

郁卿再度一臉懵,也不光是她,整個病房人的下巴都快驚掉了下來。

臥槽,影帝這熟稔的口氣是怎么一回事啊。

《快穿之入戲美人》精彩評論: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寫的還是不錯的。作者(逢貍)對官場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爭應該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紅刃的廝殺。更不像很多官場腦殘文,官斗就是拉幫結派,最后在常委會上玩舉手的游戲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郁卿,顧崇)成為遼東省長,后面的內容就成為雞肋了。也許作者(逢貍)構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員的眼光,氣魄還有思維。情節大多都是日?,嵤?,裝逼打臉,大大拉低整《快穿之入戲美人》的格調,真的非??上?。雖然小說里的女性角色都寫的不錯,但是還是覺得應該單女主(郁卿,顧崇),心目中還是希望能坐上那個位置的人是一個有道德潔癖的人。

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
猜你喜歡

  1. 資訊小說
  2. 書庫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吉林快3是真的吗